第4批集采大跳水!国产药最高降96% 布洛芬1毛钱1片

“外资药企对集采越来越不感兴趣,这对于集采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说。

第四批集采开标,国产PK原研,谁降价更狠?

2月3日上午,来自120余家制药企业的代表们聚集在上海龙柏饭店,等待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的价格申报,毫无疑问,这将是一场惨烈的价格大战。

根据新华视点消息,本次集中采购共产生158个中选产品,拟中选价格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达到96%,初步预测,第四批药品集采预计1年可节约124亿元费用,中选产品预计将于今年5月起执行。

米内网数据显示,此次采购药品涉及45个产品,80个品类,在2019年公立医院终端合计销售约300亿元,其中8种注射剂大品种是首次被纳入集采。

此次集采并未出现降至1分钱的超低价品种,备受关注的降糖药恩格列净和卡格列净,拟中选价格平均降幅超过50%。

与联采办划定的最高有效价相比,常见的止痛药布洛芬片降幅仅在25%左右,拟中选价格约为0.15元/片。

在经历前三轮国家集采的洗礼后,投资者似乎已经对集采的“降价风暴”有所免疫,第四批集采的消息并未对医药板块造成明显震动。

截至2月3日收盘,4个入围品种全部中标的科伦药业(002422.SZ)上涨2.78%,而恒瑞医药(600276.SH)、石药集团(01093.HK)、华海药业(600521.SH)等入围品种较多的企业则分别下跌0.94%、3.06%和0.29%。

“死亡之组”中标价降9成

从平均降幅来看,国家级药品集采中标价格降幅趋于平稳。在2020年执行的第二批、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里,中标价格的平均降幅分别为54%、53%。

但总有企业会越过平均线,报出意料之外的“地板价”。

此轮集采中,平均价格降幅最大的是被称为“死亡之组”的注射用帕瑞昔布钠,多家企业降价幅度超过90%。

据统计,国内注射用帕瑞昔布钠过评企业有17家,是本次集采中过评企业最多的一组。

最终峨眉山通惠以2.98元/支的最低价中标,降价幅度接近95%,原本市占率超过60%的辉瑞落选。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2月3日对时代财经表示,一般来说,参与竞争的企业越多,降价幅度就会越大。

据米内网统计,第四批集采涉及的品种市场长期由进口原研把持,而跨国药企在集采中的降价意愿向来较低,以价格为标准的集采便成了舍得砍价的仿制药企们翻盘的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包括海汇药业、普利药业的左氧氟沙星片、正大天晴的艾斯奥美拉唑镁肠溶胶囊和恩格列净片、海思科的恩曲他滨替诺福韦片在内的部分产品2月2日才成功过评,搭上了第四批集采的末班车。

最后一刻加入战局,但海思科(002653.SZ)战斗力却不俗。

在此轮集采中,海思科共参与了4个品种报价,除了替格瑞洛片以外,其余参与申报的3个品种全部入围,中标率高达75%。

对于刚刚过评的恩曲他滨替诺福韦片,海思科报价22元,较最高有效申报价下降了65%,成功挤掉了原研药企吉利德。

培哚普利口服常释剂型报价0.72元,降价幅度达76%;盐酸普拉克索缓释片报价为2.2元,降价幅度达到90%,将国内“医药一哥”恒瑞医药和原研企业勃林格殷格翰双双挤出局。

根据米内网数据,上述三种品种2019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合计超过8亿元。

中标消息流出后,海思科股价一路走高,截至2月3日收盘,海思科报收18.8元/股,上涨5.74%。

仅2家跨国药企中选

跨国药企大撤退的情节再次在此轮集采上演。

根据时代财经此前报道,2020年8月开展的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中,就曾出现过跨国药企集体选择以高出“有效申报价”价格报价,导致直接出局的场景。

此次集采中,跨国药企的降价意愿仍然不高。

据医药魔方统计,今日共有21家跨国药企参与第四批国家集采价格申报,涉及品种包括艾司奥美拉唑镁肠溶剂型、盐酸氨溴索注射液、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注射用帕瑞昔布钠以及泮托拉唑钠肠溶片等几个数十亿级别的市场大品种,但最终只有2家跨国药企中标

据Insight数据库,此次入围产品最多的跨国药企是诺华,共有奥洛他定滴眼液、那格列奈片、缬沙坦氨氯地平片、缬沙坦氢氯噻嗪片、伏立康唑片等5个品种入围集采,但最终仅伏立康唑片中标。

米内网数据显示,诺华牢牢占据着上述5种药品的中国医疗公立机构销售市场。

以缬沙坦氨氯地平片为例,2019年该药品在公立医疗机构的销售额为16.7亿元,诺华的市占率达到100%。在此轮集采中,诺华的缬沙坦氨氯地平片报价为6.1元,降价幅度仅10%,不敌恒瑞医药(1.39元)、百奥药业(2.88元)和花园药业(2.94元),直接出局。

对于奥洛他定滴眼液和缬沙坦氢氯噻嗪片,诺华的报价降幅也均控制在10%以内,那格列奈片的报价甚至高于最高有效申报价。

诺华不是唯一一家“消极报价”的跨国企业。

礼来的盐酸度洛西汀肠溶胶囊报价8.65元,是最高有效申报价的2倍;拜耳的氯雷他定片报价2.85元,比最高有效申报价高出0.85元;强生的卡格列净片报价4.079元,仅比最高有效申报价低0.1分……

“外资药企对集采越来越不感兴趣,这对于集采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史立臣说。

在2020年1月的集采中,拜耳的阿卡波糖片(拜唐苹)以0.18元/片的超低价顺利中标,将华东医药以及北京福元踢出局。但根据拜耳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拜唐苹第二季度的全球销售额仅为4000万欧元,同比大幅下滑了74.2%,是拜耳财报期内降幅最大的一个产品。

史立臣指出,在不少医生和患者认知里,原研药质量更稳定,疗效也更好,而按照规定,医院仍然可以采购未进集采的产品,所以拥有医生和患者基础的跨国药企,集采丢标的影响不是特别大。“如果规定医院不能再采购未进集采的产品,跨国药企肯定会大幅度降价。”

不过也有部分跨国药企“积极应战”,比如费森尤斯卡麻醉用药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报出了9.86元的同类产品最低价,低于国内厂家扬子江和科伦药业的12.5元和14.9元,降价幅度达85%。

(注:以上数据来自医药魔方、Insight数据库,仅供参考,具体价格及拟中选结果以联合采购办公室公布为准。)

(原标题:第四批集采大跳水!国产药最高降96%,布洛芬1毛钱1片,诺华强生等外企再次大撤退)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原创文章,作者:PC4f5X,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ofulu.com/24.html